在阿不思剪去一頭長髮後,俐落帥氣的樣子,吸引了許多女孩的愛慕。

而在那群追隨她的目光中,有個女孩讓阿不思惹上了莫名的麻煩。
有一個小混混苦苦追求了那個女孩許久,卻始終得不到那個女孩的回應,得知女孩喜歡上了一個拉子,小混混覺得在兄弟面前沒面子,就找了幾個兄弟圍堵了阿不思。
縱然阿不思外表再像男人,動作再敏捷,也比不上一群身強體壯的男人,沒一會,阿不思便屈居下風,只能奮強抵抗。
「我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呢,還不是以多欺少。」一句冷冷的女聲,讓一群人都停下了動作。
若紗直直的站在巷口,不屑的撇了一眼那群混混。
「不相干的人快走,難不成你也想留下來陪我們玩玩?」看到若紗只是一個弱女子,幾個小混混態度也就輕佻起來了,甚至有一個小混混朝若紗走來,剛伸出手想調戲若紗,就被若紗一把抓住狠狠的翻了個過肩摔。
沒想到若紗會突然動手的小混混,抓著被扭傷的右手在地上打滾。
若紗瞄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傢伙,拉了拉身上的外套,眼神再度盯向前方愣住不動的混混們,「再來。」
也許是被若紗的這一摔嚇傻了,混混始終沒有繼續動作,正當若紗準備上前時,身後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
「還不想走嗎?我已經報警了。」循聲望去,一個人如其聲的女子,慵懶的靠在一旁的牆邊,把玩著手上的手機,眼神貌似有意無意的往那群混混瞄去。
聽到這句話,原本還傻愣著的混混好像終於回過神,飛也似的衝出巷子,拖著還倒在地上的同伴急忙離開。
若紗跟那個慵懶的女子走到阿不思身邊,若紗蹲了下來「喂,還沒死就吱一聲。」
「還沒...不過手快廢了。」阿不思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稍微張開了左手,卻發現左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弄出了一個傷口,還流著血的手有些微微的顫抖。
「先送你去醫院。」若紗脫下外套,把阿不思的手包了起來。
「上我的車。」慵懶的女子立刻轉身回巷口發動車子,若紗則扶著阿不思跟上。
-
坐在病床上,阿不思看著自己的左手,回想著剛剛醫生的話。『傷口有點傷到神經,以後左手的行為可能會比較容易遲緩,而且不太能再負重物,不過如果好好復健的話,應該還是可以正常行動。』
「打算怎麼辦?」一進病房,就看到阿不思看著自己的左手發楞,剛辦好手續的若紗劈頭直問,後面跟著進來的是買了食物回來的慵懶女子。
「不怎麼辦。」阿不思收回自己的左手,無所謂的聳聳肩。
「什麼名字?」慵懶女子放下裝著食物的袋子,靠著牆邊的椅子坐下,眼神直看著阿不思。
「...叫我阿不思。」稍微抬眸,默默的拋出回答。
「到我那吧,我缺人。」「做什麼?」「做我不想做的事。」「...」一旁的若紗看著兩人的對話,微微勾起嘴角,這什麼對話,連履歷表都不用投,直接面試了。
「你也來?」注意到若紗打趣的眼神,慵懶女子稍微偏過頭繼續徵召。
「哪天我養不起自己的時候我會考慮。」若紗在另一張椅子坐下,雙腿優雅的交叉。
一間病房,三個不多話的女人,因為一場意外,結成了莫逆之交。
-

終於到了阿不思出院的那天。
三個人搭著老闆娘的車,到了〝等一個人咖啡〞。
「我做什麼?」阿不思環顧四周,桌椅都已經擺設好,只是空無一人,不像間正常的咖啡店。
「會煮咖啡嗎?」老闆娘徑自走到靠近吧檯前的位子坐下,隨意的問著。
「...我手這樣能煮咖啡?」阿不思挑了挑眉,那時候醫生的話,她們也都有聽見不是?
「你是行動不便,不是殘廢,順便當復健囉。」若紗兩手交叉的站在一旁,隨口堵了回去。
「不怕我砸了招牌?」「這間店沒有咖啡師,我不會煮,所以還沒開店過。」「…」〝敢情她是這麼放心把店就交給我了?〞阿不思冷冷的翻了個白眼,「我會煮的咖啡不多。」「沒關係,你就負責調,能不能喝隨便。」「...」阿不思跟若紗互望了一眼,這老闆娘是在開店還是在玩店啊?
「你不會調咖啡,幹嘛開咖啡店?」幫三人倒了水,若紗終於提出心裡的疑問。
「…這間店原本,是我跟一個男孩一起頂下來的...」這是她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提起這件事,很平靜的,彷彿在敘述一件與她無關的故事。
好半晌,三個人陷入一片默然。
「...我留下來。」像是思考了很久,阿不思終於打破這片靜默,這句話,迎來其他兩人的注目。
「我一定,會調出那杯『老闆娘特調』。」從此,這杯傳說中的咖啡,成了阿不思留在這裡的目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入凡塵,我是洛塵

洛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innie
  • 這個系列還會更文嗎?等了好久都沒有下集T︵T,故事感覺滿新鮮的,希望版主能繼續完成它
  • 這個系列可能還要再等等欸,因為最近實在想不到後續,有空多來看看吧!說不定有驚喜喔:)

    洛塵 於 2016/02/27 08:35 回覆

  • 訪客
  • 請問下一張的密碼是什麼

  • 請自行查看置頂文,謝謝

    洛塵 於 2016/07/13 12:34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