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娜娜被青陽大吼之後開始接續
-
娜娜趁青陽跟天叔不在的時候一個人跑了出去,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默默的流著淚。
正好路過的若紗看到娜娜一個人坐在公園裡,覺得疑惑的走了過去。
-
「娜娜,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怎麼哭了?身體不舒服嗎?」走到娜娜面前的若紗被淚流滿面的娜娜嚇了好大一跳,急忙握著她的手想帶她去醫院。
「若紗...我沒事,只是...」娜娜連忙按下若紗的手,卻欲言又止的低下頭。
「那是怎麼了?跟青陽吵架了?」知道娜娜不是因為身體不適而流淚的若紗微微鬆了一口氣,在娜娜身邊坐了下來,眉頭輕蹙的問著。
娜娜只好把癌症復發以及被青陽誤會的事都告訴若紗。若紗聽著,心裡替娜娜心疼又無能為力。"老天爺,您還要給這個可憐的孩子多少磨難啊…"
輕拍著娜娜的肩膀,若紗突然想到了一個地方。
「娜娜,你喜不喜歡鬆餅?」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娜娜有點轉不過來,只好用疑惑的延眼神看著若紗。「還蠻喜歡的...怎麼突然問這個?」
「那就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說完,不等娜娜回應就把娜娜拉起身,往她的車子走去。
-
等一個人咖啡門口。

「到了,就是這裡。」兩人在門口站定,若紗偏過頭看著娜娜。
「這裡?不就是咖啡廳嗎?跟鬆餅有什麼關係?」娜娜還是不明所以的問著。
「你聽過『神之咖啡手』阿不思嗎?」若紗帶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把問題丟回給娜娜。
「你是說,那個什麼咖啡都調的出來的『神奇吧檯手』阿不思?!」聽到咖啡界響叮噹的名字,娜娜不禁瞪大了眼,驚訝的看著若紗。
「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還是不給娜娜回答,若紗徑自推開了玻璃門,走了進去。
一走進店裡,一股咖啡的香氣立刻竄入呼吸間,正在吧檯裡磨著豆子的阿不思抬起頭,便看到若紗帶著一個不曾見過的小女孩出現。
「亞諾?!」看到阿不思的臉,娜娜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喝什麼?」阿不思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更沒有回應娜娜的那聲"亞諾",瞄了娜娜一眼便繼續低頭。
「蛤?」還沉浸在阿不思跟亞諾幾近一樣長相的驚訝,娜娜對於阿不思的問題還是回不過神。
「隨便你點,任考不倒的阿不思絕對調得出來。」若紗似笑非笑的看著娜娜震驚的表情,又重複了一次。
吧檯裡的阿不思沒有回應若紗這句亦褒亦貶的話,對若紗丟了一個白眼便轉過眼神看著娜娜。
「你說得出來,我就調得出來,不過不保證能喝,喝不完要罰兩倍的錢,喝完送醫院不關我的事。所以,喝什麼?」阿不思終於停下手中的磨豆機,兩手撐著吧檯桌面看著娜娜。
「...我喝清咖啡就好...」終於把思緒拉回來的娜娜被那句『送醫院』嚇的一愣一愣,只點了她習慣的清咖啡。
收到訂單的阿不思沒有再多話,低下頭開始沖起清咖啡。
不過眨眼不到幾秒的時間,一杯冒著煙的『清咖啡』就擺在娜娜面前。
「欸,還有我的呢?」看到娜娜的咖啡送上來了,若紗撇了撇嘴,頗不平的問著阿不思。
阿不思沒有說話,只是轉過身從身後的小冰箱拿出一杯冰咖啡,又是三兩下,放到若紗面前時已經變成一杯還冒著煙的熱咖啡。
「還是你懂我。」若紗對阿不思綻出一抹微笑,端起兩人的咖啡,到一旁靠窗的位子坐下。
「若紗,她就是阿不思?可是她長得...」娜娜一坐下來就連忙的追問著若紗。
「我知道,長得跟亞諾很像,對不對?」若紗嘴角帶著了然的笑,端起阿不思為她調製的冰滴咖啡,輕抿了一口。
「嗯嗯嗯!若紗...你好像認識阿不思很久了?」娜娜點著頭,又提出心裡的疑問,若紗怎麼會認識咖啡界的傳奇人物的?
「因為,阿不思的命,是我跟這間店的老闆娘救的。」
「蛤?」娜娜驚訝的張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著若紗,剛拿起咖啡的手就這麼僵在一半。
「那一天,我路過一條巷子...」又喝了一口咖啡,若紗緩緩講起那天的故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入凡塵,我是洛塵

洛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