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醉樂閣早已人滿為患,卻只有一個人彷彿與世隔絕,不受影響。

一曲悠揚流暢的琴音在她指下悠然流轉,她正是今晚的主角,神秘歌姬,子清。

這時,房門外傳來兩聲輕叩。

「夏檸,開門。」子清輕聲吩咐身後的夏檸。

門開了,外頭的人是醉樂閣的老闆娘,韻娘。

「韻娘。」夏檸見到門外來的是韻娘,便連忙輕輕一伏身以示問好。

「女兒啊。」韻娘對夏檸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轉頭見子清正在彈琴,溫婉一笑緩緩走來。

「娘。」子清聽見夏檸的問安聲便知來人是韻娘,便停下撫琴的手站了起來。

醉樂閣的所有姑娘都跟著客人一起稱呼韻娘,但是只有子清不一樣,韻娘喚子清女兒,子清稱她為娘。

沒有人知道子清跟韻娘的關係是什麼,只知道她們並非真正的母女。

「等會兒就要出演了,都準備好了嗎?」韻娘搭著子清的手,溫柔的問著。

「都差不多了,等等再換個衣裳便好。」

「那你去換吧,等等娘幫你梳妝可好?娘好久沒幫你梳妝了啊。」

「好啊,那就多謝娘了,女兒先去換件衣服。夏檸,過來幫我。」子清對韻娘點了下頭,便轉身往內室走去,不忘叫上夏檸。

不一會,子清便換了一襲湖水色的青色紗裙,胸前的褥裙上繡了一株鮮嫩的荷花,更顯得嬌嫩優雅。

韻娘將子清安到梳妝臺前坐下,開始動手幫她梳髮。

夏檸靜靜的站在兩人身後,看著鏡子裡反射出韻娘一臉的慈愛溫柔,兩人的互動及對話猶如真正的母女般親暱自在。

夏檸不禁內心臆想著兩人的關係,但也僅止於臆想,畢竟說出口的後果可能會讓她連醉樂閣都待不了。

韻娘幫子清梳了一個似傾髻的樣子,留下一縷青絲讓它披肩而下。

在傾髻的地方簪上了一把青白色的碧荷垂珠流蘇簪,青玉珠子珠圓玉潤,看上去溫柔細膩,更是讓子清這一身添了幾分溫婉可人。

「真是太久沒幫你梳髻了,手都生疏了。」韻娘微微歉然道。

「不會啊,娘幫女兒梳得很好看,子清很是喜歡。」子清真摯的拉著韻娘的手說,偏著頭淺淺一笑,髮簪上的流蘇輕輕搖動。

「既然娘都來了,娘再幫女兒挑對耳環吧?娘的眼光最好了。」

「就你嘴甜!」韻娘輕笑著刮了子清的鼻尖,還是幫她挑起了耳環。

最後母女兩人終於挑上一對銀花鑲玉耳墜,最後再由韻娘幫子清蒙上遮覆容貌的面紗。

———

如果說,子清這個神秘歌姬是這醉樂閣的當家紅牌,那麼醉樂閣的最大賣點便是子清表演完後,會有一場競標,競標最高者能得到與子清共度一盞茶的時間。

子清的琴藝高超無人不知,而子清的神秘也是有目共睹,能有這個一親芳澤的機會當然是人人皆想近水樓臺看看能否能有先得月的機會。

而在人聲鼎沸的醉樂閣中,有一個安靜隱密的廂間,裡頭的人正是鄭容四人。

「呦,沒想到咱們鄭容公子會這麼積極,先搶得這離舞臺最近的包間啊,看來這神秘歌姬的吸引力還真大,連鄭容都抵擋不住啊。」程信一身藍袍,顯得氣度翩翩,但是嘴下可是不留情的取笑著好哥們。

「就是!原本還想說要早點過來呢,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先訂了包間,視野最好的最高級廂房,鄭容啊,你可真是讓我們出乎意料啊。」李軒拍了拍鄭容的肩膀,繼續調笑著始終沉默的鄭容。

「你們兩個想像上次那樣被威脅就繼續吧,這次可不關我的事。」姜賀好意的提醒放肆到完全忘了鄭容是隻沉默獅子的兩人。

「……」兩人識相的閉上了嘴。

「是說,如果只是一個歌姬演出,即使再怎麼神秘也不至於這麼多人吧?」李軒刻意伸長了脖子探了探樓下,樓下早已是水泄不通。

「呵!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實這些人來到這醉樂閣除了是想聽神秘歌姬的高超琴技,更是想搶得與歌姬茶敘的時光啊!」程信一臉驕傲的炫耀著他打聽而來的訊息。

「難怪這麼多人,原來醉翁之意都不只在酒啊。」坐得最靠近裡面的姜賀說道。他笑眼公子平常親切溫和,對女人也是謙謙有禮,但是他對女人始終不怎麼感興趣,連來這醉樂閣也只是抱持著一股好奇而來。

這時樓下傳來了一陣歡呼跟掌聲。

『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入凡塵,我是洛塵

洛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