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死鬼!整天就知道跑來這不三不四的髒地方跟這些狐狸精廝混!」

一聲怒吼從樓下傳來,斷了她指下的悠悠琴音。

一雙本就帶著微薄涼意的眼眸往門口的地方一掃,臉色更是沉了下來。

收回懸在琴上的纖手,她緩緩站起身,準備往門口走去。

這時旁邊一個小丫鬟過來攔住了她。

「子清姑娘,韻娘說過您不能隨便離開房間啊,要是被別人看見您的容貌怎麼辦呀。」丫鬟有些擔心有些緊張的說著。

被喚作『子清』的女人微微一笑。

「夏檸,你這麼說,彷彿我的樣子多見不得人似的。」

「姑娘!您長得貌如天仙可比西施,夏檸從未見過比姑娘還好看的人了!這可是韻娘交代的,以姑娘這容貌要是被外面那些庸俗男子看見,那可是會出大事的!」夏檸認真的說。

「我答應你,我不下樓,就在廊上看看,這樣可好?」

「這……」

「就一會兒,一會兒我馬上進來,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嗯?」

「好吧,那姑娘只能出去一下子哦!」夏檸放下擋住門的手,再三的跟子清要求保證。

「知道了。」子清拍拍夏檸的手背,一個閃身輕輕推開房門出了去。

這時樓下的叫罵聲依舊不停。

「這些人盡可夫的女人你也敢碰?你不要命了是不?!」一位穿著平凡布衣的婦女揪著一個男子的耳朵大聲罵著。

但是她罵的內容讓整個酒樓的人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連在樓上的子清也微瞇起了雙眸。

這『醉樂閣』雖然是位在城裡煙花之地的一隅,但是整個洛楠城的人都知道這醉樂樓向來以『樂』為重,整個酒樓裡也幾乎都是歌姬,舞姬也只是為了襯托歌樂而收的。

「我這醉樂閣的歌姬舞姬個個都是賣技賣樂不賣身,這位夫人的『人盡可夫』可是從何說起?」

從人群中走出一位身姿窈窕,風韻撩人的華貴女子,面帶微笑的往那婦人走去,她就是醉樂閣的老闆娘,人稱韻娘。

那婦人聽了這話更是怒火中燒,「就說你們這種青樓的女人沒一個好東西!只會勾引人家丈夫、破壞別人家庭!」婦人甩開揪著丈夫耳朵的手,怒氣沖沖的指著韻娘的鼻子罵。

「呵…唉,我不是說過了,我這不是青樓,只是個小酒樓,只賣酒跟歌樂,別無其他。」韻娘輕輕用塗著蔻丹的手指撥開了婦人指著她的手。

「您這雙手為了您的家庭辛勞付出,這些繭皮是您對丈夫子女的愛,這並不是我們這些庸俗女子能堪比的。我們的存在,是為了替所有辛勞的客人用音樂撫慰您們的疲憊,請您可千萬別誤會了。」韻娘說著,邊用雙手握住婦人滿是粗繭的手,很是誠懇的說著,眼眶裡彷彿還帶著敬佩的微潤閃著晶瑩。

這婦人也是個耳根子軟的,這麼一說便動了容,反握住韻娘的手,「是我誤會你了!原來你們真的跟那些風塵女子不同,難怪我見你們這兒的姑娘個個眉清目秀聰明伶俐,是我錯了!」

韻娘又好聲好氣的回應了幾句,只見那婦人連連點頭,眼神激動的彷彿見了恩人。

不久,那婦人便攜著自己的丈夫回家了。

「看來我這變臉的速度跟說服人的實力又更進一步了啊,你們說是不是啊?」韻娘一掃剛剛誠懇親切的樣子,帶著些許自信自傲的態度對著整個酒樓的人們說著。

「哈哈哈哈!果然還是習慣這樣的韻娘,我正納悶這個如烈火般的女子何時變得像水溫婉了!」客人中一位彪形大漢說著,滿是落腮鬍臉笑得連眼睛都快看不見了。

「哼!我不這麼說,那婦人可有這麼簡單放過我這醉樂閣?被她拆了都不無可能!不過我剛剛也說真的,我這只賣酒賣樂不賣身,誰膽敢碰我的姑娘們一下就給老娘試試!聽到沒?」韻娘佯裝板起臉孔嚴肅說道。

「知道了!都熟客了,哪會不知道韻娘你的規則呢!」又是另一位客人跟韻娘調笑著,引來不少人笑著贊同。

「就知道你們嘴甜,好了好了,都散了回去喝酒吧,每桌我請一壺酒!」韻娘笑著遣散眾人。

二樓廊上,正倚著柱子的子清,看著韻娘輕鬆擺平麻煩又輕而易舉的應付眾多酒客,淺淺一笑便旋身回房。

殊不知,她優雅的身姿與絕美的容樣早被樓下坐在角落的某人盡收眼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入凡塵,我是洛塵

洛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