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打給賀!胎嘎厚!大家好!Everybody good!(不要亂教!)
 
沒錯,不要臉的洛塵我又來丟人現眼了…咳咳咳,不是,是毛遂自薦了。
 
自從我在微博跟臉書發了暫時停筆『——』文後,每天都有人在期待我打臉(扶額)
 
但是!我的臉有這麼好打嗎?!沒錯就是有!(喂!)
 
好啦開玩笑的,今天這篇是『純』哥們同人,保證不逾矩。
 
印象中,亞諾沒有告訴子楓亞琪就是她,她就是亞琪,但是以聰明睿智的杜總經理(咳咳,沒有在談戀愛時的總經理…),一定很快就能發現這件事,然後依照這個談了戀愛智商就會跳海的男人來說,一定會想辦法調戲(x)捉弄(o)自己可愛的老婆,所以,咳咳,就有了這一篇的誕生。
 
這篇是我在洗澡的時候想到的(不要問我為什麼洗澡要胡思亂想,因為我也很想知道…),所以想獲得靈感就多多去洗澡吧!(到底在亂講什麼)
 
好了,廢話太多了,開始正文吧。
 
— 以下正文 —
 
隨著亞諾婚後漸漸的把頭髮留長,亞諾的頭髮也到了及肩的長度。
 
看著老婆的背影,子楓想起了一個很熟悉的人兒。
 
他的眼裡閃過一絲狡詰。
 
「老婆,亞琪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子楓靠在沙發上,故作無意的提起。
 
果不其然,背對子楓的亞諾渾身一僵。
 
〝子楓知道我是女生,可是他不知道亞琪是我我是亞琪所以他也就不知道根本沒有亞琪只有我那我到底要怎麼跟他說他會不會生氣…〞陷入自己掙扎小宇宙的亞諾,目前狀態:鬼打牆.gif
 
「老婆?老婆!」子楓在後面叫了好幾聲,亞諾都沒有聽見。
 
「老婆!妳怎麼都不說話?」子楓站起身,走到亞諾身後拍了拍她。
 
「啊?喔!呃…你剛剛說什麼?」思緒瞬間回籠的亞諾回頭朝著子楓尷尬一笑。
 
「我說,我們找個時間約亞琪出來吃飯吧!上次婚禮她也沒有回來不是嗎?妳們應該很久沒見面了對吧?」子楓環住亞諾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頭。他可沒忘記捉弄他老婆這件『正事』。
 
「呃…亞、亞亞亞琪啊…我、我我不太確定她、她最近…有沒有…空欸…」亞諾緊張時結巴的反應,子楓看在眼裡笑在心裡。
 
「那…我問一下爸媽好了…」
 
「不行!!」恢復了女兒身的亞諾,聲音也尖了不少…
 
「為什麼不行?」有先見之明的子楓放下捂住耳朵的手,一臉玩味的看著亞諾。
 
「因為、因為…!因為這樣太麻煩爸媽了,我聯絡就好、我聯絡就好…」
 
「噢…好吧,那就交給妳囉!」子楓也不再欺負她,拍拍她的臉頰就轉身去洗澡。
 
「嗯嗯嗯!交給我就好、就好…個頭啊!」在子楓走出房間後,亞諾懊惱的想一頭撞暈自己。
 
「妳在搞什麼啊琵亞諾!這下要怎麼辦啊…」亞諾敲了自己的額頭一下,再度陷入鬼打牆思考.gif。
 
—隔天
 
「范曉菁!妳說我要怎麼辦啊!」想不出辦法的亞諾,還是來找她的最佳軍師——范曉菁幫忙了。
 
「呿!我還以為有什麼好消息要告訴我,原來又是要我幫妳想辦法。」好不容易擠出休假的曉菁頗是不爽的叼著嘴裡的吸管。
 
「欸!說到底妳也算兇手欸!要不是妳掰出個什麼琵亞琪,我現在會需要來找妳嗎?」
 
「嘖,好啦!看在妳現在過得幸福美滿,我就幫妳想想辦法。」
 
「嗯…啊!不然妳就直接承認啊!反正表姐夫這麼愛妳,沒問題的啦!」曉菁眨了眨眼睛。
 
「不行啦!都瞞這麼久了突然跟他說亞琪就是我我就是亞琪,他一定會覺得我在騙他啊!要是他生氣了怎麼辦?不行不行!再想一個!」
 
「蛤?再想喔?嘶…嗯…啊!有了!」曉菁突然大叫了一聲。
 
「是什麼?!」亞諾驚訝的抬頭問著,只見曉菁眼睛閃過一絲光亮,一臉信心十足的樣子。
 
—約定那天
 
「妳確定這樣真的沒問題嗎?」亞諾拉住走在前頭的曉菁,在她耳邊大聲的說著。
 
「安啦!等等我就在廁所等妳,妳就找理由出來,我幫妳換衣服!」
 
原來曉菁手上拿著的是另一套的女裝,為了跟亞諾一身偏中性的打扮做區別,曉菁特地拿了幾件粉嫩色的衣服跟配件。
 
「好了,妳趕快進去,記得喔!等等來廁所找我!」曉菁把亞諾推進子楓訂的包廂,自己閃身躲進旁邊的廁所。
 
「范曉…!」「亞諾,怎麼了?」亞諾正想轉頭罵推她的范曉菁,卻被包廂裡的子楓叫住。
 
「喔?喔!沒事沒事…」亞諾吸了一口氣,在佈了三份餐具的中間座位坐下。
 
「亞琪呢?」其實子楓早就看到剛剛門外的曉菁了,只是他還真想看看這兩個小妮子會玩出什麼把戲。
 
「她她她、她說她晚點到!」剛端起水杯的亞諾被嗆個正著。
 
「小心點,喝個水也會被嗆到,又不是小孩子了。」子楓拍了拍亞諾的背順順氣。
 
「呃…我、我去外面看看她來了沒!」亞諾放下杯子便往外面跑。
 
子楓挑了挑眉,看著亞諾消失的背影。
 
「范曉菁!」亞諾立刻跑到廁所跟曉菁求救。
 
「妳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好啦算了,來來來快點換衣服。」
 
幾分鐘後——
 
「琵亞諾!妳真的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欸!」看著身著漸層粉色洋裝、腳上踩著白色淺跟鞋、脖子上還打了條淡粉色絲巾的亞諾,曉菁感嘆著。
 
「…妳這是褒還是貶啊?」亞諾皺了下眉頭說道。
 
「當然是誇獎妳!欸等等等等…還有這個!」曉菁拿了副夾式的耳墜幫亞諾戴上。
 
「這樣就看不出妳是琵亞諾了!好了,快去見妳的『姐夫』囉!」再次一把把亞諾推出廁所。
 
「……」亞諾回頭瞪了一眼曉菁,但是曉菁只是對她做了個催促的手勢。
 
亞諾只好認命的往包廂走去。
 
在門外做了幾次深呼吸,亞諾才推開門走進去。
 
「…?亞琪。」子楓抬頭就看到一個明顯彆扭的美女站在門邊,嘴角揚起一抹笑。
 
這個范曉菁還真是什麼辦法都想得出來,他剛剛一時還沒認出來這是他的妻子。不過漂亮歸漂亮,穿這樣出去只會招惹一堆蒼蠅,他的亞諾還是像平常那樣就好了,這麼美的衣服只能穿給他看。
 
「嘿!姐…姐夫…」亞諾勉強的打了招呼,還咬牙叫這個每天擁著她入眠的男人『姐夫』,這感覺還真是…難以言喻的尷尬啊…
 
「坐吧!對了,妳剛剛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妳姐姐嗎?她剛剛說要出去找妳呢。」
 
子楓的話讓亞諾的腳步一頓,緊張的眼睛又不自覺地眨動著。
 
「沒有欸…可能剛剛錯過了,我出去找找!」然後,再度奪門而出。
 
「……」再度被丟下的杜子楓默默的端起水,抿了一口。
 
「琵亞諾!我剛剛接到一通電話要我立刻趕過去,衣服給妳!妳自己看著辦了啊!掰掰!」亞諾剛踏進廁所,就被曉菁手中的衣服塞個滿懷。回過神,范曉菁早就不見人影了。
 
「范曉菁妳個死沒義氣的!算了,不過就是換衣服,我自己也可以。」
 
〝這樣跑來跑去總不是辦法,還是就說亞琪有事先走了吧。〞換好『亞諾』打扮的亞諾想著。
 
但是匆匆忙忙中,卻忘了一件事。
 
推開包廂的門,子楓依舊等著她。
 
「亞琪呢?妳們姐妹真奇怪,一個出現一個就消失,在玩捉迷藏嗎?」子楓意有所指的說著。
 
「呃…喔!剛剛遇到亞琪了,只是她說她突然有事要處理,所以先走了。還有她說下次再約吧!她請客。」亞諾尷尬的笑笑,回到位子上坐下。
 
「那也沒辦法了,那就下次吧。」看著亞諾落座,子楓被一個在亞諾半長髮中若隱若現的東西吸引住了眼光。
 
而他只是微微一笑,沒有點破。
 
——
 
終於回到家,好不容易可以鬆一口氣的亞諾整個人像是虛脫般的躺在床上。
 
一頓飯吃下來她戰戰兢兢的,比那時候對付翰昇還累。
 
亞諾坐起身,習慣性的把落在臉頰旁邊的髮絲勾往耳後,卻沒想到碰到一個微涼的東西。
 
亞諾瞬間回想起在她換好亞琪的衣服時,曉菁在她耳朵上戴上的耳環!
 
所以說,她幾乎整頓晚餐下來,都戴著這個耳環?!
 
子楓一進房間就看見自己老婆傻愣愣的拿著什麼東西看著。
 
走到她身後一看,是她戴了整場的耳環。
 
「終於發現啦?我還以為妳不會發現呢杜太太,還是該叫妳…『琵、亞、琪』?」
 
「你、你、你什麼時候發現的?!」亞諾驚訝的回頭看著子楓。
 
難不成只有她以為她演得很成功?!
 
「我早就發現啦!記得那時候我帶妳去南瓜馬車燈下那天嗎?那天我就在懷疑了,後來妳又承認了妳是女生這件事,想一下就串聯起來了,妳真的當妳老公很笨啊?」子楓戳了戳亞諾的額頭。
 
「你知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害我、害我…」亞諾又結巴了,不過這次是氣的。
 
「因為我想看妳緊張的樣子啊!而且妳那件洋裝很漂亮,優!」不知大難臨頭的子楓還是不怕死的說著。
 
「優是吧?」亞諾的笑容無比燦爛。
 
「嗯!優!不過太漂亮了,以後只能穿給我看。」杜子楓帶著笑意轉身,卻被迎面丟來的枕頭砸個正著。
 
「杜子楓你今天給我睡客廳!!!」亞諾把子楓連人帶枕頭的推出房門,然後『碰!』的一聲把門關上,順便落鎖。
 
「老…老婆!老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老婆妳聽我說啊!」子楓急得敲著房門,無奈亞諾就是不開門。
 
求饒失敗的子楓抱了抱被一起丟出來的枕頭,發現上頭有著亞諾的香味。
 
「看來老婆還是愛我的,還拿了自己的枕頭陪我。」生性樂觀的子楓竊笑著說。
 
但是開心不過三秒,亞諾打開了房門,一把搶回自己的枕頭,然後…
 
把他的枕頭丟到他臉上。
 
然後再次關門,上鎖。
 
「嗚…老婆!!!」這是來自被趕出房門的總經理的哀號。
 
——
 
「我招誰惹誰啊…嗚嗚嗚…」當天晚上,杜總經理咬著枕頭的角無聲的哭泣。
 
咳咳,你招的是你老婆,惹的還是你老婆(攤手)
 
《本章完》
 
— 後記 —
 
這篇寫了好久啊…
好啦,其實是我一直拖哈哈哈
這篇有點卡卡的,希望不要太介意,也不要抓bug(ry
總之,看得愉快♡♡♡

創作者介紹

洛入凡塵,我是洛塵

洛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zora
  • 哈哈哈子楓活該XDDDD
  • 趴趴造的米老鼠
  • 終於又在這裡看到你了~~ 肚子大概得罪不少人, 最近看的都是在黑他或是虐他的文, 可是為什麼我還可以哈哈大笑啊~~~